31体育彩票走势图|2011年体育彩票走势图
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辦

讀書,不止于世界讀書日

來源:中國作家網 | 周茉 李菁  2018年04月24日08:03

“希望散居在全球各地的人們,無論你是年老還是年輕,無論你是貧窮還是富有,無論你是患病還是健康,都能享受閱讀帶來的樂趣,都能尊重和感謝為人類文明作出巨大貢獻的文學、文化、科學思想大師們,都能保護知識產權。”

——世界讀書日主旨宣言

書香沁四月。隨著世界讀書日系列活動的開展,“全民閱讀”觀念越來越成為社會共識。各地讀書館、書店、出版社、媒體,學校、機關、廠礦,形式多樣的閱讀活動如火如荼。23日晚,“中國好書”頒獎盛典由中央電視臺與中國圖書評論學會聯合推出,回顧2017年那些記錄時代、傳播正能量的好書;深圳市舉辦290余場主題閱讀活動慶祝世界讀書日;北京圖書大廈推出“‘讀享’精選榜—4.23世界讀書日優秀讀物展”;全國30家出版機構聯合發起名為“閱讀一小時”大型閱讀行動,號召大家將碎片時間換成完整的閱讀;上海大隱書店、建投書局等也以不同的主題沙龍吸引讀者參加文學交流活動,分享閱讀心得。眾多閱讀宣傳推廣活動使大眾汲取知識與智慧,開闊認識世界的視野,在書籍中感悟自我與人生。

“在今天,重要的已不是無書可讀,而是選擇什么樣的書來讀。但我始終相信,若說這樣的閱讀是一種文化現象,這種文化現象最大的效益就是對人心的滋養。”閱讀日當天,中國作協主席鐵凝通過“文藝報1949”微信公眾號的音頻形式,與讀者分享了她對閱讀的看法,她認為閱讀是一種有重量的精神運動。

讀書,不止于世界讀書日,閱讀應當成為一個人的日常習慣,多讀書、讀好書是培養自身氣質、塑造健全人格的重要行為修養。現在的人們有很多渠道能夠獲取閱讀資訊、新書動態,但是如何在龐大的市場中甄別好書、選擇有價值并適合自己的書籍,也是一門學問。

排行榜應該發揮更好的領航作用

面對浩瀚書海,很多讀者在無從選擇時會首先關注各類排行榜,不同側重點的書籍排行榜面向著不同的受眾,雖然評判標準會有所差異,但能夠上榜的作品在一定程度上代表著較高的認可度與其自身的價值口碑。

以純文學刊物與文學批評刊物為代表的書籍排行榜多注重作品的文學性,在評審上頗具專業性眼光與較高的學術水準。迄今為止,中國小說學會排行榜已持續進行18屆,作為國內舉辦最早、堅持時間最長、影響較大的排行榜,榜單評審突出學術性、專業性、民間性特色,在發揚學術民主的基礎上大力發現優秀之作,上榜書籍多以厚重的現實題材作品居多。作為知名純文學期刊,《當代》與《收獲》在對年度文學作品的遴選上同樣高標準、嚴要求。《當代》長篇小說論壇至今已舉辦十四屆,秉承公平、公正、公開的原則,評選當年長篇小說的五佳作品和最佳作品。往屆獲獎作品中云集諸多優秀文學力作,如莫言的《蛙》、畢飛字的《推拿》、賈平凹的《古爐》、遲子建的《群山之巔》、格非的《望春風》等。《收獲》頒布的“2017文學排行榜”分為長篇小說、長篇非虛構、中篇小說、短篇小說四個類別,并提供專家評選與讀者人氣投票兩份參考,由此將年度最值得品讀、最值得關注的四十余種華語原創文學作品呈現在讀者面前。

除了具有專業性的文學榜單,還有很多類別的閱讀排行榜涉及各類不同領域的書籍,《人民日報》《中華讀書周報》《中國青年報》《新京報》《華西都市報》等報刊會有年度好書的專版報道。新浪讀書排行榜、豆瓣讀書頻道榜單、單向街書店文學獎等民間機構以及獎項的遴選也豐富了圖書推薦的樣態,提供了更貼近出版現場的、新鮮的書籍。繼當當之后,京東也深度開掘圖書領域,在讀書日揭曉的京東文學獎雖然只舉辦了兩屆,但是雄厚的后盾、高規格的專家團隊、大數據上的獨特優勢,讓它迅速為人矚目。無論業界對榜單有多少不同聲音,但客觀上,各類榜單已經成為讀者選擇圖書時的重要參考。

各地書展成為推廣全民閱讀的前沿陣地

打開搜索引擎,輸入“書展”二字,鋪天蓋地的書展信息令人目不暇接,不僅國內各地書展如雨后春筍,倫敦、開羅、博洛尼亞等國外著名書展也開始為國人所熟知。如今,書展融合特色化與惠民化,安排一系列名家談閱讀、讀者見面會、讀書分享會等形式多樣的文化交流活動,成為閱讀愛好者和相關從業者“淘書”、交流最新資訊、對外推介本國文化的“前沿陣地”。

3月舉辦的南京書展為讀者打造一個“復式、聯排”會客廳,南京各家書店最具特色的風格、服務、文創產品及圖書周邊產品也一同亮相,推進文化消費新風向。書展還舉辦“中國古舊書業前瞻高峰論壇”、作家與讀者交流互動、名家朗讀等活動,詮釋“閱讀讓生活更美好”的意義。廣西書展的規模較去年增長了兩倍,展銷圖書品種達30萬種、800萬冊,100余場文化交流活動,融合文化和時尚科技元素的機器人體驗、VR、數字閱讀、“朗讀亭”也出現在現場,這些文化活動為廣西推廣全民閱讀活動鋪設良好社會基礎。

在海外,隨著中國與國外出版行業交流的日益頻繁,中國圖書 “出海”成績亮眼。據國際著名書業媒體《出版瞭望》(Publishing Perspectives)報道:“倫敦書展展臺上,閱文集團大約1000萬件作品已經被出版商看中,在購買了這些作品的版權后,它們將被帶到世界各地。” 網絡文學在海外成“香餑餑”。此外,“中國治理”、“中國方案”主題書籍也成為倫敦書展一大亮點。與曾經缺少國際童書出版話語權相比,中國作為今年的主賓國在博洛尼亞童書展大放異彩。業內人士認為,“走出去”將成為中國出版的常態,中國將通過各類文化交流活動彰顯出日益強大的文化軟實力。

思南書局、海南農家書屋……讀書“趣”處多

厚重的木書架,雅致的小擺設,絲絲縷縷的咖啡香味在彌漫,你斜倚在柔軟的沙發上,邊啜飲咖啡邊翻書……現代意義上的書店不再只是冷冰冰的幾層書籍,更多的是讓人放松,慢下腳步的休憩場所。從面積僅30平方米、存在僅60天的思南書局·概念店到24小時不打烊的鄒韜奮書店,從極具科幻感的“濱海之眼”圖書館到“闖”出新天地的海南農家書屋,書店概念不斷花樣翻新,“賣書”已經不是主題書店唯一的訴求,而是通過探索不同的形式為讀者營造更具有吸引力的讀書環境,讓人們愛上閱讀。

去年11月份,“快閃書店”思南書局·概念店正式開幕,金宇澄、潘向黎、吳清緣等60位作家每日駐店與讀者溝通、交流、薦讀。這家“快閃”書店意味著城市與書店關系的新開端——書店不再是單調的陳列,閱讀這件事,正因為越來越多有趣的書店而變得富有魅力。海南省近些年一直積極探索如何更好地為現有2695座農家書屋提質增效和延伸服務,為農家書屋“加出”新天地:萬寧市大石嶺農家書屋將鄉村特色和文化創意相融合,在引領村民提升科學文化素養的同時,積極開展郊游、文創展覽等活動;海口市石山鎮春騰村“火山書吧”是集旅游、自行車運動、農業生產、教育于一體的創新型經營項目,公益性的閱讀服務點附著于經營性實體實現了雙贏。

但是,無論與文創旅游相結合,還是增加“顏值”或提升與讀者的互動性,圖書仍然應該是書店的核心。新華文軒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零售連鎖事業部副總經理楊柳青認為,當書店逐漸做到能夠結合自身特色來選書、售書并舉辦文化體驗活動時,未來書店將會出現明顯的客戶細分趨勢。在未來,書店將是“趣味多”、“去處多”的地方,吸引更多人讀書。

31体育彩票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