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体育彩票走势图|2011年体育彩票走势图
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二十四節氣與北京城

來源:光明日報 | 張勃  2019年04月03日07:47

順天應時: 二十四節氣的文化精神

二十四節氣和現在通行的公歷一樣,都是太陽歷。但與公歷不同的是,它是太陽歷和物候歷的精妙結合。

二十四節氣將時間的流轉直接與特定的季節、物候、氣候相關聯,這突出體現在24個節氣名稱上。其中,有8個反映了季節的變化,即立春、立夏、立秋、立冬、春分、秋分、夏至和冬至;有4個反映了物候的變化,即驚蟄、清明、小滿和芒種;有5個反映了溫度的變化,即小暑、大暑、處暑、小寒和大寒;有7個反映了氣候的變化,即雨水、谷雨、白露、寒露、霜降、小雪、大雪。

二十四節氣是中華民族的偉大創造,是古代民眾在長期生產實踐中不斷求索、認知、總結的智慧結晶。它的形成是一個漫長的歷史過程,但最晚在西漢初年,24個節氣就已經全部出現了。漢武帝時將其納入歷法,從此,節氣就成為中國傳統歷法的重要組成部分。

一般認為,二十四節氣起源于四季分明、農業發達的黃河中下游地區。不過,一經進入官方歷法,便隨著歷法的頒布而在全國范圍內推廣開來,甚至影響到朝鮮、日本、越南、馬來西亞等諸多周邊國家。

二十四節氣傳承久遠,播布廣泛,內涵豐富,其文化精神是順天應時。所謂順天應時,就是一方面,人要遵循自然規律,尊重生命節奏,根據時間的變化、自然界的變化來調整自己的行為,循時而動,以合時宜;另一方面,人要充分利用自然之物,滿足自身的需要,實現自身的圓滿。換句話說,就是“跟著節氣過日子”,就是“人隨節氣變,保證吃上飯”。

中國地域廣闊,文化多樣,不同地區有不同的自然地理環境和人文歷史環境。比如清明時節,黃河中下游平均氣溫一般在10℃以上,廣東平均氣溫在20℃左右。氣候、水文、地形、地貌、物產、人文傳統的不同,使得人們必須結合地域特征決定生產生活的節奏與內容。可以說,因地制宜是順天應時的必然要求。事實上,不同地方的中國人正是在二十四節氣的時間框架下,因地制宜,創造出了符合本地特點、具有本地特色、發揮本地優勢的節氣文化。

比如臺灣省宜蘭縣大元山山麓上的香格里拉休閑農場,十分注重二十四節氣中的驚蟄日、芒種日、白露日和冬至日,將其視為最重要的四個時間轉換節點。農場工作人員將這幾個節氣日與農場的生產、生活相結合,寫作了散文,并書寫裝裱,每到這四個節氣日來臨,便換上相應的散文。這就是富有地方特色的節氣文化。

禮俗共存: 北京城的節氣文化

北京,地處華北地區,屬暖溫帶半濕潤大陸性季風氣候,春秋短促,夏季高溫多雨,冬季寒冷干燥。燕薊地區的風土和都城特性,塑造了北京城節氣文化的形貌和特色。

北京的節氣文化豐富多彩,多個節氣日如立春日、春分日、清明日、夏至日、立秋日、秋分日、霜降日、冬至日等都有活動,有的還十分熱鬧。

以立春日為例。立春是二十四節氣的第一個節氣,立春日標志著季節的轉換、春季的到來。最遲自元代起,北京都要圍繞立春日舉行專門的迎春禮。據記載,當時每到立春前,太史院就會向皇帝奏告立春的時刻,并通知宛平縣或大興縣,準備迎春禮所需要的芒神和春牛。立春前三天,太史院、司農司等官員一起在大都齊政樓的南邊迎接太歲神牛,并用香花燈燭進行祭祀。立春日當天一大早,官員們要穿上朝服,互相拜賀,并拿彩杖擊打春牛。官員們還要給皇帝、太子、后妃、諸王以及中央官府等進送春牛。春牛要放在專門的案子上,制作十分考究。迎春禮的舉行一直持續到清末。明清時期,迎春要到東直門外的春場,屆時不僅有官員,老百姓也參與其中,而且有各種社火表演。迎春禮事實上成為官方組織、民眾參與、官民共享的大型巡演活動。

除了迎春禮,立春日還有專門的飲食習俗,“雖士庶之家,亦必割雞豚,炊面餅,而雜以生菜、青韭芽、羊角蔥,沖和合菜皮,兼生食水紅蘿卜”,叫作咬春。民間還用紅紙書寫“立春大吉”“宜春”等“迎春帖”,遍貼于門楣庭柱。

再如清明日。清明在北京是掃墓的日子。明代《帝京景物略》記載:“三月清明日,男女掃墓,擔提尊榼,轎馬后掛楮錠,粲粲然滿道也。”清明也是娛樂踏青的日子,“清明寒食,宮庭于是節最為富麗”。宮廷中會搭起秋千架,宮人們“金繡衣襦,香囊結帶,雙雙對蹴”,又大擺筵席,享用美味佳肴。民間也“趨芳樹,擇園圃”,到高梁橋,賞花飲酒,放風箏,蕩秋千,盡情享受大好春光。還有簪柳習俗,諺云:“清明不戴柳,死后變黃狗。”這時候,人們還會為即將到來的多雨炎熱做出種種準備,比如疏浚溝渠,將缸刷干凈換上新水,搭設涼棚等。

北京的節氣文化不僅豐富多彩,而且頗具特色,突出體現在節氣日成為國家重大祭祀禮儀活動的時間節點。

中國素有禮儀之邦的美譽,“禮有五經,莫重于祭”。在傳統社會,對天地、日月星辰、風雨雷電、山川社稷、宗廟祖先等進行祭祀,備受重視。祭祀需要特定的場所,首都作為國家政權的象征城市,國家祭祀禮儀場所是其必備要素。北京是遼金以來的都城,營建了莊嚴輝煌的壇廟建筑群,形成了國家祭祀禮儀場所的完整體系,至今有九壇八廟之說。

國家祭祀禮儀還特別講究祭祀時間,而重要祭祀禮儀的時間一般要選在節氣日。早在先秦時期,就已經有了冬至日圜丘祭天、夏至日方澤壇祭地的規定,如《周禮·大司樂》所載:“冬日至于地上之圜丘奏之,若樂六變則天神皆降……夏日至于澤中之丘奏之,若樂八變則地示皆出,可得而禮矣。”如今位于天壇公園中的圜丘,就是明清皇帝在冬至日祭天的場所。據統計,僅清朝皇帝就在此舉行了199次冬至祭天大典。在天壇公園,除了圜丘之外,祈年殿也與二十四節氣有關。祈年殿是孟春祈谷的禮儀場所。中國古代以農立國,風調雨順是農業取得豐收的重要保障。帝王作為上天之子、下民之父,在這里代表國家祭祀皇天上帝,祈求風調雨順、五谷豐登。祈年殿共有28根柱子,其中殿內4根“龍井柱”,又稱通天柱,象征春、夏、秋、冬一年四季;12根“金柱”,象征一年十二個月;外檐所環12根“檐柱”,象征一天十二個時辰。12根金柱和12根檐柱合數二十四,象征二十四節氣。

大地承載萬物,生長萬物,既是人類的棲居之地,又是人類獲取生活資料的來源,崇拜大地是中國傳統社會的鮮明特征之一。《禮記·郊特牲》云:“地載萬物,天垂象,取材于地,取法于天,是以尊天親地也。”位于地壇公園內的方澤壇是明清兩朝夏至日祭地的場所,先后有14位皇帝在此舉行了祭地大典。天地之外,“日出于東,月生于西。陰陽長短,終始相巡,以致天下之和”,太陽和月亮也是重要的祭祀對象,同樣選擇在節氣日,即春分日朝日,秋分日夕月。現在的日壇公園和月壇公園就是明清時期朝日、夕月的地方。

在我國長期的歷史發展中,二十四節氣一直發揮著極其重要的功能,是農業生產的指南針、日常生活的方向標,也是國家重大祭祀儀式的時間準繩。不過,作為國家重大祭祀儀式時間準繩的功能,元代以降,只有在都城北京才有很好的體現。

2016年,“二十四節氣——中國人通過觀察太陽周年運動而形成的時間知識體系及其實踐”列入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北京獨特的節氣文化,是二十四節氣在都城的寶貴實踐,對于全面理解二十四節氣及其功能有著特殊的意義和獨到的價值,值得深入挖掘和認真對待。另一方面,當前北京正在加強老城整體保護,在重視傳統祭祀禮儀場所空間要素保護的同時,也有必要加強對二十四節氣等時間要素的關注。如果能夠在相應的時間節點,舉行一定的儀式表演活動,用有聲有色的方式對傳統禮儀場所進行活化利用,對于彰顯北京城市特色、增加北京古都風韻也不無益處。

31体育彩票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