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体育彩票走势图|2011年体育彩票走势图
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在沒有邊界的寫作生活中,“我”是誰? ——“作家的主體建構:視野與想象”中外作家交流研討會在京召開

來源:中國作家網 | 虞婧  2019年04月04日08:49

“作家的主體建構:視野與想象”中外作家交流研討會在京召開

研討會現場

4月1日,由魯迅文學院主辦的“作家的主體建構:視野與想象”中外作家交流研討會在京舉行。中國作協副主席、魯迅文學院院長吉狄馬加,《小說選刊》主編徐坤,《詩刊》主編李少君,《世界文學》主編高興,《文藝報》新聞部主任李云雷,以及參加魯迅文學院“2019國際寫作計劃”的10位外國作家參加研討。會議由魯迅文學院副院長徐可主持。

吉狄馬加

吉狄馬加談到,在今天這樣一個世界語境中寫作,作家作為創作的主體本身,需要有一個更廣闊的視野。每一個作家的寫作都是不一樣的,因為每個人的個人寫作和個體生命體驗有直接的關系,對想象的理解也是不一樣的。在當下的世界中,許多復雜的因素可能成為了交流的壁壘,但是文學可以打破這種壁壘。他期望中外作家們能通過交流與探討,在不同身份視角的文本與現實之間達成溝通和理解,碰撞出新的思想火花。他介紹說,本屆國際寫作計劃特別安排了一次從群山到平原的國際文學之旅活動,外國作家們可以深入到中國最大的彝族聚集區和中國西部重要的城市,與當地詩人、作家進行溝通與交流,深入走進一個國家的文學、文化和歷史。

多依娜?茹志緹

來自羅馬尼亞的小說家、編劇多依娜?茹志緹認為,表達一個作家身份最直接的方式是文學人物的塑造。對于作家而言,寫作最重要的是要愛自己塑造的角色,必須與角色建立很強的聯系。談到自己的寫作經歷,多依娜?茹志緹談到,自己在寫作時會魂不守舍,在腦子里不斷刻畫人物形象,比如人物的處所、周圍的風景等。她的日常生活也會受到影響,進食、說話會模擬她的主人公,她也會把自己的穿衣習慣用到主人公身上。正如福樓拜所說,人物是作家的“面孔”,是他視覺的使者。多依娜?茹志緹認為,無論角色或好或壞,都是作家個性的一部分。文學人物的塑造,是作家身份建構的一部分,影響了建構的走向。

徐坤

在徐坤看來,母語寫作是建構主體性的重要方式。文學需要消除很多墻壁式的東西,但在消除壁壘的同時,還要再重新堅壁起一道母語的墻。她認為,每一個作家的想象和視野,都離不開傳統文化的基因。身處全球化的時代,不僅要建立起人類命運共同體,也要做守護和捍衛民族語言的精神斗士,用母語書寫好自己的文化。

中上紀

日本小說家中上紀坦言自己就是一個熱愛寫作的個人,所以她詮釋這個主題的方式就是“寫作”。可以通過自己的故事獲得一種沒有邊界的生活,寫作的想象能夠表達自己的生活方式,她覺得很幸福。

馬克?特里尼克

“作家就像我們中的任何一個人一樣,是個無名之輩。”來自澳大利亞的詩人、散文家和寫作教師馬克?特里尼克引用了艾米莉?狄金森的詩歌。在他看來,身份是遮蓋著自我的衣服,每個作家其實都是無名之輩。對作家而言,比起身份,更重要的是自我。作家的個性也是人類的共性,作家只有通過描摹自我,才能引出文學意義的對話,探究人生的智慧。正是因為自我,文學才有了準繩和圖表。他強調,真正有價值的寫作,一定是和人類命運息息相關的寫作,和一切有情眾生心心相印的寫作。只有跨越身份,包容多元,挖掘更深刻的自我,才能達成文學所能帶來的開放性的蔓生滋長。

塔米姆?毛林

智利詩人塔米姆?毛林深有共鳴。他認為,對于作家而言,找到自己的身份是文學的基本前提。環境、地理、國家、時代幫助我們建構自己的身份,但它們并不是一切。一個作家的內心世界,可以和外部世界一樣闊大。

李少君

李少君認為,除了主體性之外,中國詩歌也包含著他者和公共性。以詩人杜甫為例,杜甫是一個主體性非常強大的詩人,同時也接觸底層百姓,對人民疾苦感同身受,使個人的悲苦上升到了家國天下的愛民關懷。

切赫?瓦塔

來自非洲大陸的吉布提詩人、小說家切赫?瓦塔說到,自己生長的土地上有非常豐富、深厚的文化,非洲作家的一個非常重要的主體構建就來源于這種文化的積淀。他也相信,世界各國的文學都有自己的特點,他很期待這次來到中國能夠與大家分享不同的主體性。

李云雷

在李云雷看來,中國的發展對當代中國人的自我認知也造成了影響。這一代人的生活方式,既跟父輩不同,也跟下一代不一樣。這可能是中國獨特的經驗,所以這樣劇烈的變化對于中國的作家來說,既是一個機遇,也是一個挑戰,是重新構建自我的一種方式。

高興

“每次參加魯迅文學院的國際寫作計劃,都像進入了一座文學共和國,在這個國度里能夠聽到豐富的聲音。”多次參加國際寫作計劃研討會的高興顯得很興奮,他表示,在這里又發現了不少《世界文學》未來的潛在的作者。“我希望,我們能夠跨越一些差異,能夠把諸位作家的作品呈現在我們的《世界文學》中。”

(攝影:虞婧)

31体育彩票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