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体育彩票走势图|2011年体育彩票走势图
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徐則臣:相聚的三姐妹

來源:《青年作家》 | 徐則臣  2019年04月04日08:01

十幾年前寫過兩個中篇,《西夏》和《居延》,西夏和居延都是小說中女主人公的名字。這兩個名字有來頭,一是歷史上的西夏王朝,一是漢唐以來西北地區的軍事重鎮。女人取這名字合適嗎?合不合適都取了。實在是喜歡這兩個詞。人名有暗示,西夏和居延兩位女士在小說中最終展開出的經歷和命運,想必跟她們的名字也有關系。寫作者常有莫名的執念。寫完《西夏》和《居延》,總覺得還得再有一篇小說和一個人,這個人叫青城,她來了,三姐妹才算齊了。為什么叫青城,我也說不清楚。很多年前去峨眉山,蜿蜒的山道上轉得我頭暈,心里冒出一個詞:青城。西夏,居延,青城;三個詞放在一起是多么合適,三姐妹聚在一起是多么美好。但是這個叫青城的姑娘,這個叫《青城》的小說,遲遲不來,一晃十年過去。十年里從未忘記過“青城”,十年來也從未放棄過《青城》。

現在,《青城》來了。我把它放在成都來寫,放在杜甫草堂邊上寫。去過杜甫草堂,也了解過成都的地形、歷史和杜甫當年來浣花溪邊置茅屋過生活的傳奇;穿行在公園曲折的小路上,又想起峨眉山道上頭腦中冒出的那個名字。青城,心里糾扯地疼一下,突然覺得這個姑娘呼之欲出了,她必定美好得讓人心碎。就她了,回來開始寫《青城》。

小說沒有故作高深,我也不打算附會,說它有多么微言大義,在里面你看見一個有所心動的愛情故事,就足夠了。若是其中果有更多的東西,那就交給闡釋者和批評家來說,我只說寫作的背景。

我喜歡鷹,喜歡看它們的翅膀舒展若垂天之云。我也一直向往到高山之巔去給那些飛翔的鷹拍照。有一段時間我在臨趙熙,如小說中所寫,朋友說我的字太放,趙熙可以讓我收一收。我喜歡成都,但每次去成都從沒超過三天,該干的活兒干完了,吃頓火鍋就走。也因此,寫到成都的方言特別沒底。小說寫完后,發給成都的兄弟,請他幫我把對話順了一遍,在此再表感謝。

他讀過《西夏》和《居延》,看完《青城》略有遺憾,他更希望青城是一部中篇小說的女主人公。他說,你看,《西夏》《居延》《青城》,如果都是中篇,故事豐足之外,另有形式均衡之美。我深以為然。但小說有了自己的意志后,只能行當所行、止當所止,作者不過是個抄寫員。于是我說,也作自我安慰:遺憾和失衡是另一種美。

31体育彩票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