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体育彩票走势图|2011年体育彩票走势图
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江蘇師大舉行“第三屆中國長篇小說高峰論壇” 長篇現實主義寫作應擁抱自身與時代的“轉型”

來源:文學報 | 鄭周明  2019年04月05日09:35

詩人里爾克在給青年詩人的書信中,曾談及自己對詩歌與現實的看法,“誰若是要真實地生活,就必須脫離開現成的習俗,自己獨立成為一個生存者,擔當生活上種種的問題,不容有一點點代替。”這個觀點對于長篇現實主義寫作也有著持久的啟示意義,在生活與偉大作品之間,需要寫作者持有更深邃的目光,更謹慎的下筆,以及更洞見的觀察。然而在當下,面對每年高達九千部長篇小說的出版量,對寫作者和研究者的批評之聲不絕于耳,歸結起來,正如中國作協書記處書記、評論家吳義勤近日在“第三屆中國長篇小說高峰論壇”上所言,評論界需要對大量長篇小說的篩選、趨向負起責任,有些評論者往往未讀作品而發表偏見的武斷的看法,高校的評價體系也需要自問是否有能力對當代長篇小說進行經典化、歷史化的研究,這些都是評論界亟需重視的問題。

或許,這正是江蘇省作協和江蘇師范大學主辦“中國長篇小說高峰論壇”的初衷之一,據徐州市文聯主席王雪春與江蘇師范大學副校長錢進介紹,三年來,該論壇將重心放在討論江蘇文學創作成長以及青年評論家培養等方面,鼓勵青年作家與評論家提出自己最真實的看法與見解,為文學界輸送來自徐州和江蘇的聲音。該論壇的舉辦對江蘇師范大學完善中文學科體系建設,培養青年評論隊伍有著重要意義,也因此,吳義勤期待這些身處教學一線的高校評論家,能夠廣泛向學生與外界推薦自己的閱讀經驗,改善大眾對當代長篇小說的印象。

談到長篇小說與現實主義題材的關系,自然離不開作家對城鄉題材的理解與把握,江蘇省作協副主席、評論家汪政坦言,大量作家躋身于鄉土題材寫作,浪費了過多寫作資源,既然鄉土寫作難以突破固有的格局,不妨多關注當代城鎮正在發生的故事,在現代社會的新變化中鍛煉自己的筆力。這個觀點也得到南京大學教授張光芒的呼應,他并不認同許多作家費盡心思在小說之中呈現思想,能夠展現長篇小說生命力與存在價值的依然是當下生活,關鍵在于關注哪種生活,以及如何關注生活。

《上海文化》編輯、青年評論家木葉便認為,長篇現實主義書寫如何理解現實與生活是重要命題,他近期閱讀了李洱《應物兄》、盛可以《息壤》這兩部長篇,指出這樣的小說既是現實性的,也是精神性的寫作,現實主義寫作應廣泛容納精神性的、歷史性的特質,才能孕育更廣闊的未來。與會的多位評論家都對此觀點有所認同,他們期待寫作者不必急于對當下發生的熱點發聲,而是深入觀察現實,同時又與現實保持一定的距離,將現實與更隱匿的歷史因素聯系起來,賦予長篇現實主義寫作更宏大的書寫能力與對時代的把握能力。同時評論者也指出,研究界不應忽視當下發生在網絡文學、科幻文學等類型中大量現實主義題材崛起的現象,它們都可以納入研究視野之中。

對長篇現實主義寫作的討論,在論壇另一部分獲得了一個更具體的談論對象,作家葉煒的新作“轉型時代三部曲”(《踟躕》《天擇》《裂變》)在現場舉行首發式,這也是他繼“鄉土中國三部曲”(《福地》《富礦》《后土》)之后投注全部精力完成的新作。在“轉型時代三部曲”中,葉煒聚焦了高校知識分子在改革開放的大背景下所發生的思想轉化和靈魂激變。一個國家的知識分子群體是它寶貴的文化資源,在轉型時代關注知識分子的心靈尤其必要,關注的同時也應有所自省,《小說選刊》編輯部主任顧建平如此說道。對寫作者而言,“轉型時代”本身代表著豐富的素材,評論家劉永春認為“70后”是最后一代能夠書寫從鄉村到城市的精神撕裂過程,以及呈現轉型時代文化陣痛的作家。蘇州大學教授、青年作家房偉則提到能夠完整建構世界觀的“70后”作家并不多,葉煒新作在書寫知識分子形象方面避免了程式化、先鋒化的方式,以嚴謹的批判態度提出自己的思考。

今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在這個時候借助“中國長篇小說高峰論壇”來談論現實主義寫作與“轉型時代”有著更深遠的意義,時代在轉型,寫作者也應擁抱轉型,探索長篇現實主義寫作的更多可能,正如汪政在最后發言中所說:“未來的時代是技術的時代、知識的時代,那種依賴于二十四節氣的農耕文明來規范我們生活的時代可能一去不復返了,我們應該用知識和技術重新組合生活。”

31体育彩票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