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体育彩票走势图|2011年体育彩票走势图
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我在小島遙望你

來源:人民日報  | 杜衛東  2019年04月06日08:09

作為象形字,漢字確實像魔塊一樣有著神奇的組詞能力,即便單一的字,也有著很高的信息密度,會讓人產生不盡的聯想和情感變化。

我要去蜈支洲島。

三亞的朋友一笑,說好興致,那可是有名的情人島吶!我聽出了朋友語氣中的調侃——你們一對年過花甲的老夫妻,怎么愿意往年輕人扎堆的地方跑?

我有我的心思。

蜈支洲島所以被稱為情人島,源于一個傳說:很久很久以前,一個年輕的漁民因為風浪打翻漁船漂到一座荒島上,靠捕魚打獵為生。有一天,奇遇了一位美麗動人的拾貝女。小伙兒很奇怪,荒無人煙的小島上怎么會出現這么貌若天仙的姑娘?原來她是龍王的女兒,因為貪玩跑到了岸邊。后面的情節我不說想必你也猜到了:無非是兩個年輕人情投意合,過起了幸福的日子。老龍王自然是拆散年輕人愛情的罪魁禍首,他把小龍女抓回關了起來。小龍女日夜思念心上人,終于趁著看守不備,逃出來與情人相會。龍王得知后緊追不舍,一狠心用了定身術,將兩個人變成了兩塊石頭。千百年過去了,經歷無數次潮漲潮落,兩塊石頭依然矗立岸邊,深情相望,情人島因此得名。

實話說,蜈支洲島的風光確實沒有辜負這個動人的傳說。我們去時已是北國飄雪的隆冬,但蜈支洲島卻滿目蔥郁。喬木高大挺拔,灌木茂密葳蕤,其中竟有從恐龍時代流傳下來的桫欏樹,樹莖高聳、冠如巨傘,站在樹下,想到它歷經滄桑而萬劫余生,不知見證了多少人事代謝,真是令人頓生感慨。島上還有兩樣景色令人稱奇:這里的海域水清見底,能見度可達27米,清亮得如同晶瑩剔透的翡翠。可惜我近視,不然也許能看見游弋其中的馬鮫魚、石斑魚和形態各異的海膽、海參、夜光螺呢!再有就是小島西北部的那一彎沙灘。細沙如雪、潔白圓潤,在陽光的映照下銀光閃爍,宛若一條玉帶渾然天成。年輕人身著婚紗、禮服,或斜臥于醉人的沙灘,或隱身在綠樹叢中,留下一張張倩影。情人島,真是名不虛傳。

我來蜈支洲島,當然不是寄情山水。

朋友看出了我的心思,說三亞風光天下一絕,文化積淀卻不比中原秦地。島上,也只有一座媽祖廟可供憑吊了。

媽祖廟肯定是要憑吊的。我知道,媽祖本是一林姓女子,鄉人感其生前為民治病,救護難船的恩德,在其羽化后立廟祀之,紀念媽祖逐漸形成了中國沿海地區民間傳統。隨朋友來到位于小島中心位置的媽祖廟,我在媽祖的塑像前虔誠地點燃了一束心香……

走出有些仄狹的正殿,駐足遠眺,思緒一下飛揚起來,我還要遙望一位先民。

最早進入文明社會的世界四大文明古國,古巴比倫、古印度、古埃及、古中國,為什么只有中國的文化傳承下來?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因為我們的文化基因特別強大,這個基因就是漢字。漢字沿用至今,且自甲骨文始,漢字在書寫方式上竟沒有太大改變,以至今天,我們依然可以辨析銹跡斑斑的青銅古鼎上先民留下的銘文;在泛黃史冊上和老莊秉燭夜話,探究塵世之奧秘;與李杜把酒吟詩,解析人生之真諦;走進《本草綱目》,隨李時珍嘗盡百草,醫民眾之病痛;駐足《水經注》,伴酈道元行程萬里,開游記之先河。這在單純使用拼音文字的地方幾乎不可想象。因為發音會不斷變化,而漢字是象形字,很少因為發音的區別改變漢字本身的含意。

即便身在異國他鄉,一塊漢字的牌匾便會如磁鐵一樣吸引住我們,讓人感受到祖國的親近和血濃于水的文化血脈。北美崔哥已在國外生活30多年,兒子從小生長在西方的文化環境中,從來沒有叫過一聲爸,只用英文稱呼他DAD。今年崔哥生日,從來不說中文、不使用漢字的兒子送給崔哥一張賀卡,上面畫了一顆紅心,并用中文歪歪扭扭寫了一個字:爸。崔哥一見頓時淚奔,這哪里是一個漢字,分明是他在兒子的世界里苦尋無果,卻念念于心的文化根脈呀!作為象形字,漢字確實像魔塊一樣有著神奇的組詞能力,即便單一的字,也有著很高的信息密度,會讓人產生不盡的聯想和情感變化。

我微微閉上雙眼,一個人仿佛正穿越時空的隧道,從歷史的深處緩步走來。他并非雙瞳四目、天生異象,而是和遠古的族人一樣,長發披肩、美髯飄飄,獸皮與樹葉制成的衣服披在肩上,有幾分古樸,也有幾分飄逸。作為黃帝的史官,他的職責是記載牲畜和糧食的增減,隨著數量的不斷變化,結繩記之已難以完成。有一天,這位有心的史官在狩獵時,見到三個老人在一個三岔路口爭辯。一個堅持往東,說有羚羊;另一個提出向北,說有鹿群;再一個主張向西,說有兩只老虎。史官問其故,得知他們是依據地上野獸留下的腳印做出的判斷。史官深受啟發,從此觀星宿運動趨勢和鳥獸足跡,依照其形象創造出各種符號,記錄世間萬物,逐漸形成了象形文字,割除了結繩記事。

漢字出現之前,人們不會記錄生存的技藝和經驗,雖然不乏智者,但是只能用口耳相傳的方式將自己的經驗傳之后人。因為傳播范圍有限,那些寶貴的生活經驗難以得到保存,所以祖先們一直在蠻荒中跋涉。中華民族創造的輝煌歷史和長久積累的生活經驗,可以通過文字保存起來、流傳下去。我們的祖先不再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在原地轉圈兒,而是可以通過文字把華夏的文明進程像火箭發射一樣,一級一級向前推進。從結繩記事到量子時代,從原始社會到衛星上天,中華民族的哪一項偉大壯舉,不是以文字作為最基礎的載體?

是的,朋友,我在遙望倉頡。造字史官,一個應該被后人供奉于心靈圣殿的名字。

倉頡或許沒有想到,幾千年以后,在有“南服荒繳”之稱的邊遠之地海南三亞,他受到了一次隆重的禮遇。浙江海寧人士鐘元棣出任崖州知府,上任后做了兩件可以傳之后世的事兒:一是帶頭捐款,重修了《崖州志》 ,為后人完成了一項極有價值的地方文化工程;二是拒絕了游方道人吳華存要在蜈支洲島結廬而居、煉丹修身的請求,實地考察后,認為如此清幽美麗的寶島不應為個人所有,理應造福于民。由州府籌資在島上修建了名叫“海上涵三觀”的庵堂,專門供奉倉頡。一時間,青煙繚繞、香火旺盛,海南以至全國的文人騷客登島祭拜,詠誦之聲不絕于耳。現在回頭看,這位鐘知州實在是不簡單。他赴任的1899年秋,正是清廷將亡,帝國主義對中國的侵略加劇,民族危機日益嚴重,新政迭出、烽煙四起的歷史大變革時期。新舊交替之際,鐘元棣能夠懷著敬畏之心,克服財政上的種種困難,修地方志、建先賢祠,以彰顯華夏文化的源遠流長、博大精深,其高潔的人文情懷實在令人尊重。

天色將晚,太陽正緩緩下行。天邊的一朵朵白云映襯著晚霞,在高遠的天際舒展身姿,變幻出各種形狀,忽而像狂奔的烈馬,忽而像蓄勢的雄獅。

我睜開雙眼,收回遠行的思緒。身邊的朋友說,你莫不是在遙祭倉頡?我問何以見得,朋友回應,這媽祖廟的前身是海上涵三觀,供奉的便是造字的倉頡。因為清廷衰敗后庵堂乏人打理,日漸破敗荒廢,才被當地漁人改作媽祖神像。你駐足不走,神思遠播,遙祭的當然是倉頡。我對朋友說,且不說崖州古城、藤橋墓群,鑒真和尚登陸點和黃道婆居住地,僅此一處,就能為三亞的文化發展史寫下濃墨重彩的一筆,足可以光耀史冊了!

朋友聞言,頷首一笑。而后,遙望遠天,莊重地回應了兩個字:正是。

31体育彩票走势图 电子宠物怎么玩 牛牛看牌抢庄有漏洞吗 看排球直播下什么软件 手机中文21点游戏 波克捕鱼千炮版作弊器 快速时时官网 股票指数都包括哪些 pk10六码一期在线计划 冰球突破官网 娱乐城开户送体验金 北京pk10彩票官网 模拟炒股网 发发棋牌 全民鱼乐捕鱼破解版 福彩双色球开奖结果 p2p网贷平台是怎么赚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