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体育彩票走势图|2011年体育彩票走势图
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本雅明的第五重維度

來源:上海書評 | 孫一洲  2019年04月06日08:27

自上世紀五十年代以來,本雅明便作為上世紀最重要的思想家而被全世界范圍內的讀者所熟知。在經歷了半個多世紀的閱讀、闡釋和研究之后,他依然吸引著全世界學者的目光。從阿倫特所編《啟迪》的驚鴻一現,到阿多諾與肖勒姆之間編撰選集時在立場上亦敵亦友的角力,再到直接影響亞歷山大·克魯格這樣的電影導演,盡管研究范式歷經遷移,本雅明仍然一直是理解當代世界的最重要的理論資源之一。除了傳統的文學批評和政治面相之外,包括人類學、社會學、藝術史在內的各個學科,都能從本雅明那些靈光乍現的片段中吸取營養。

也許在大部分讀者的心目中,本雅明仍然是一位文學批評家。誠然,他生前曾是一位成功的文藝評論家和一位也許不那么成功的文學譯者,深受霍夫曼斯塔爾等同代文學家重視。在蘇爾坎普出版社五十年代銷售《本雅明選集》之后,“本雅明生前寂寂無名”的廣告詞便以訛傳訛,長期成為本雅明的標簽,甚至影響了大量專業讀者。事實上,盡管并未受到德國學術界接納,本雅明的文學批評在他生前就已經取得了相當成就,也曾受過法國小說家紀德兩小時的專訪。他極力強調文學批評的價值,時至今日仍然是比較文學最重要的作者之一。除了大量學科內論文之外,他的洞見也直接刺激了包括唐諾(《文字的故事》)在內的作者們的寫作靈感——他確實希望自己能成為“作為生產者的作者”。

得益于本雅明與法蘭克福社會研究所的長期合作,將本雅明納入批判理論乃至西方馬克思主義傳統之內是另一種傳統且在學界占主導的研究方式。這一路研究主要關注本雅明的《暴力批判》和《論歷史的概念》中那些對政治獨到也略顯飄渺的箴言。在這兩種主要路徑的交叉地帶,本雅明的美學品味與猶太情愫也是學者常常提起的話題,盡管他在藝術和神學上都自成一格。近年來,隨著阿甘本的風靡,本雅明與施密特之間有關“政治神學”的論戰也吸引了很多國內學者的注意(阿甘本《例外狀態》)。這場論戰事實上是八十年代編纂本雅明全集時由雅各布·陶伯斯(Jacob Taubes)帶出的一個學術熱點,到九十年代初就已經基本得到了充分討論。盡管阿甘本解讀出兩人在哲學立場上深遠的差異,可本雅明本人寫給施密特的信件措辭卻更像是投效,而施密特當時的反應也是大教授面對江湖來客主動贈書時的標準反應——沒反應。

這種一本正經的驚詫更多暴露了我們尚且不熟悉本雅明多面手的形象。簡略地說,我們可以用四位本雅明生前的好友來定位本雅明的四個主要維度。五十年代推動《本雅明選集》出版的兩位生前密友肖勒姆和阿多諾分別代表著本雅明思想中的猶太神秘主義與德國傳統美學的積淀——這是八十年代之前,本雅明研究主要被討論的話題。在近年本雅明協會的征稿啟事中,明確提及當今研究者早已跳脫出政治左翼和神學先知這兩個面相的“辯證對立”。另外兩位則是德國劇作家布萊希特和后世主要以電影研究聞名的克拉考爾,他們分別象征著本雅明的馬克思主義訴求和他對現代都市生活的觀察,最后一種路徑尤其受到文化研究的熱捧。

在此之外,本雅明思想中技術和社會的維度尚且沒有得到理論的單獨重視,只在之前的主要思路中被部分地涉及。盡管比較文學對本雅明筆下的都市感知有深入研究,將本雅明對媒介的討論完全納入文學卻存在著齟齬:本雅明對現代文化的討論,正是始于十九世紀末文學世界的坍塌。報紙的廣泛普及加快了信息傳播的速度,進而導致小說作者必須直面讀者,催化出一批十九世紀末報業的起點小說式寫手。歌德和福樓拜享受的獨立創作空間與時間都不復存在。此外,工業革命創造的都市奇觀也吸引了大量原先的文學讀者。盡管這些內容最終都訴諸紙端,但這在多大程度上仍然屬于文學,似乎是一個悖論。

本書明確將本雅明思想中的第五重維度命名為媒介研究,這并不意味著新的研究與傳統研究完全隔離乃至將其全盤顛覆。自八十年代本雅明全集編纂基本完成之后,除非能發掘新的材料,學界已經很難重現這樣的顛覆。但這一維度尤其有利于我們理解本雅明與法蘭克福學派主要成員之間的距離。在霍克海默和阿多諾將納粹視為整個西方文明的病灶并加以分析的同時,本雅明卻更多關注的是納粹傳播自身學說的方式。同理,哈貝馬斯的《公共領域的結構轉型》以近代英國作為典范,分析了公共領域的形成是如何以報紙、咖啡館這樣的公共空間為載體;而在本雅明眼中,這個領域早在十九世紀就已經在技術上被取代了。舉例來說,啟蒙時代的書信是公共生活的一個部分,主人會在宴請客人時朗誦遠方來信,既傳達信息,也彰顯自己交際廣泛。而本雅明和阿多諾的書信則充滿對稿費、教職和待遇的討論,私人性質十足。這也是為什么從學理上講,本雅明與阿多諾之間就“辯證意象”的討論標示著現代媒介研究與傳統哲學之間的分野。

作者康在鎬教授也不是初來乍到的闖入者,本書的討論是建立在他對此前研究的熟稔之上。在2003年于劍橋大學取得了媒介社會學的博士學位之后,康教授在德國洪堡基金會的資助下來到法蘭克福大學社會研究所從事博士后研究,而指導他的正是剛剛退休的法蘭克福學派掌門人霍耐特教授。此外,在多年的研究中,他也曾得到弗里斯比(David Frisby)、漢森(Miriam Hansen)這些過去對本雅明研究做出原創性貢獻的先輩學者的指導,他對傳統的批判理論和本雅明研究可以說都浸淫已久。此后他先后在紐約新學院大學和倫敦大學任教,在授課中將這些草稿歸納整理成這部作品。

本雅明一生命運多舛,研究興趣也多次遷移。這給很多本雅明研究者造成了切實的困難,研究者除了按照本雅明的創作順序順流而下,似乎別無他法。而對他在研究興趣上的跳躍,除了佐以本雅明傳奇的生平經歷之外,似乎很難把話說圓。即使在漢語學界,劉北成教授寫于九十年代的《本雅明思想肖像》已經貫徹了這種研究路徑。而英文世界權威的《本雅明評傳》(Walter Benjamin: A Critical Life)的中譯本也可能將在近年面世。后學如果再重復類似的工作,都難免有驥尾之嫌。本雅明理論研究和本雅明生平研究糾纏在一起的痼疾,始終是每一位后來研究者必須面對的問題。

根據研究興趣重新整理本雅明略顯雜糅的作品,將更有利于我們理解本雅明的理論而非人生。在這方面,本書作者的目的極其明確,他非但沒有按創作順序逐一論述,而是將本雅明早期和晚期有關于語言的類似討論放置在一起,并幾乎割舍了《論親合力》和《德意志悲苦劇的起源》兩部作品。熟悉本雅明生平的讀者也許知道,本雅明在此期間有一個未遂的學術之夢,而這些作品也是他所有作品中離當時的德國學界最近、當今社會最遠的。盡管這兩部作品目前又成為德國文學路徑下本雅明研究的熱點,但這些內容大都不在本書的輻射范圍之內。

本雅明對媒介的討論始于他早期對文學和語言的關注。十九世紀歐洲的公共領域隨著報業的興旺而略顯嘈雜,與其說是民眾道德水平低下,不如說是媒介自身普及的結果。印刷業的發展為很多雜音也提供了平臺,文學作品特別是小說的創作開始直接從屬于報紙的格式乃至付費系統。這就是信息工業對整個文化的重新塑造。當代讀者對這種情況完全不會陌生,從網絡小說到公眾號,網絡時代的我們見證一輪又一輪的信息泡沫。本雅明并不局限于這樣的觀察,而是討論新的信息平臺對感官的改寫,并試圖從中發現扭轉信息受眾消極地位的可能性。

二十世紀初的世界又迎來了一波媒介革命,本雅明也親自參與了很多嘗試,其中首推當時方興未艾的廣播。本雅明博士“屈尊”主持兒童節目,不僅僅有經濟上捉襟見肘的原因,也有他在理論上的訴求。一戰末期的媒體在大戰的陰云下集體失聲,而口頭傳播在民間和前線再次獲得了公信力。這源于人類“說故事”的古老記憶,而從文字中掙脫出來的語言自有其局限和無限可能性。“如何向孩子講故事”被本雅明抬升到一個具有語言學、文學本位高度的問題,擁有理論和實踐的雙重向度。至于聲音的潛力到底有多大,近年來大陸升溫的播客行業也走在了本雅明的延長線上。

當然,本雅明絕不是唯一對這些新媒介感興趣的人。納粹在其坐大的過程中制作了大量電影為其邪說鼓噪,又以廣播來對人們洗腦。本雅明對這種行徑予以了抨擊。相比其他更聚焦于納粹學說本身的駁斥,是本雅明將討論的重點引向了這種媒介的威力上。也就是說,真正核心的問題在于政治與大眾傳媒之間自古以來的緊密聯系。這也有助于我們不要過度樂觀地看待新媒介之于知識或社會的意義。對《機械復制時代的藝術作品》的討論在理論界從未缺席過,卻似乎總是關注如何重建逝去的“光暈”。本雅明之于媒介研究的意義,恰恰在于他更關注如何重建未來的“公眾”。奧巴馬和特朗普都在其美國總統選舉中利用社交媒體與選民進行了廣泛互動,而主流媒體的風評卻大相徑庭,頗有“昔日小甜甜,今日牛夫人”之感。

城市和現代媒介的誕生是同步的,因為人的集合就意味著信息的交換。在研究巴黎的《拱廊街計劃》中,本雅明逐一分析了現代城市興起中伴隨的媒介現象,及其進一步導致的人在感官上的演化。公共空間被具體落實在了十九世紀后半葉之后人的生存空間之中,而不僅僅是以倫理或理性為規范的擊劍場。現代不僅是某種時間感,而且也意味著認識論上主客體之間的距離和區別都產生了劇烈的變化。置身于現代大都市中,現實和虛幻也有了各自新的定義。

這樣的本雅明也有足夠的余地與其他媒介理論家展開對話,因為鐘情于文學的本雅明在寫作時總想兼顧理論和文采,這讓他有時算不上一位多么直白的作者。如果習慣于重復他一些頗為神秘的修辭,也許對文學或美學研究有所裨益,對媒介這樣的社科研究卻顯得過于敷衍。作為一位曾留學劍橋、長期在海外任教的韓國人,作者清晰且結構分明的英文寫作反而是一大優勢,便于將本雅明的洞見提煉。隨著與國外學界交往日益深入,即使在研究一些以晦澀艱深而聞名的作者時,讀者也會逐漸習慣這種清晰而淺白的論述方式。當然,只要不在過于虛浮的概念中空轉,論點的精確性或價值始終值得商榷。很多人也許尚不熟悉這樣一個并不憂郁而婉轉的本雅明形象。不過即使在蒸餾掉他的傳奇或不幸之后,本雅明依舊能以理論自身的意義觸及現代人的感知。

31体育彩票走势图 龙王捕鱼龙王炮怎么打 体育比分最新开奖查询 西游争霸下载 运满满赚钱啊 重庆时时彩技巧 天津时时开奖经网 百家樂龙虎手机版 幸运赛车65开奖结果 双色球前面中2个有奖吗 百宝彩官网 上证指数腾讯 淘金盈娱乐城 刘伯温四肖资料大全 复式彩票怎样计算 大赢家足球比分 如何买时时彩稳赚不赔